16国球员组队征战成超联赛最穷球队的老外们不拿1分钱工资

7月26日下午4点,青羊区体育中心足球场上正在进行一场成超联赛(成都城市足球联赛中最高级别的赛事)。让围观球迷感到讶异的是,身穿红色球衣的这支球队场上11人全部都是“老外”,替补席上除了一直在站立指挥的主教练是中国人外,其他球员也都是清一色的外国人面孔。

“这是什么球队?怎么是全外援?”不少围观球迷都在相互打听,“这完全就是国外球队参加本土业余联赛了嘛!”

这支“全外援”球队正是2020成超联赛的新军——成都撒哈拉足球俱乐部,严格来说,他们并不是所有成员都是外国友人,成都撒哈拉在今年成超注册的35名球员中,还是有5名中国球员的,只不过在7月26日的成超第二轮对阵卫冕冠军成都德驰时,除了主教练兼球员肖钧友之外,另外4名中国球员都没有进入18人报名名单。

成超联赛中出现外援的身影并不稀罕,但像成都撒哈拉这样35名注册球员中外国人多达30人的情况却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些不同国籍的足球爱好者因为热爱足球而走到一起,通过对成都社会足球的参与,也让他们更加热爱成都这座城市。

从事建筑业的四川小伙儿肖钧友是成都撒哈拉足球俱乐部的创始人,他目前身兼这支球队投资人、主教练、队长、球员、队务等多个职务。肖钧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们这支球队总共有80多位外国人,但由于参加成超联赛的注册人数是有限制的,所以选拔了其中30位国外球员在成超进行注册,另外5名本土球员包括我在内,都是来自崇州,算是崇州业余足球中的球星、高手。”

据肖钧友介绍,在成超注册的这35位球员来自16个不同的国家,“我们的球员来自中国、英国、塞尔维亚、比利时、摩洛哥、海地、佛得角、加纳、尼日利亚、刚果、南非、津巴布韦、埃塞俄比亚、布隆迪、科特迪瓦、塔吉克斯坦等国。”这些球员主要由在成都上学的外国留学生、外语机构的外籍教师、青训足球机构的外籍教练组成。在对阵成都德驰的比赛中,成都撒哈拉顶在最前面的突前前锋瓦西奇身高1米97,形象上很像拜仁的神锋莱万多夫斯基,这位塞尔维亚人就是成都某青训足球机构的一名外教。

肖钧友说:“我们这支成都撒哈拉足球队成立于2015年,最早有20人,其中19名外国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之所以取名叫‘撒哈拉’,是因为当时球员大多数来自撒哈拉沙漠周边的国家。不过当初第一批成员现在只有几个人还在队里了,有的人因为毕业回国了,有的因为工作变动离开了成都,另外还有技战术需要不断在寻找更好的外国球员加入的因素,所以球队的人员每年都在更新换代。”

那么,肖钧友是怎么找到这么多外国足球爱好者加入自己创建的业余球队呢?对此,他表示:“其实我当年在宁波大学上学时,就经常和外国留学生一起踢球,因为英语还过得去,所以也比较早接触到这个圈子。回到成都后,在2013年左右开始参加在成都的外国人组织的国际足球联赛。在成都的这些热爱足球的外国友人其实都有一个圈子,进到这个圈子里面就很容易认识到众多的朋友。足球本身就是没有国界之分的,所以就商量一起组建一支球队,其实当初并没有刻意地要去成立一支以外国朋友为主体的球队,只是因为他们是我能接触的圈子里水平最高的,自然而然地也就有了这支‘多国部队’。”

成都撒哈拉足球俱乐部最早参加的是电子科技大学足球联赛,这也是成都城市足球联赛体系中的一部分。“我们去年12月份得到了参加成甲总决赛的机会,不过由于比赛在白天进行,不少主力球员因为工作原因没法参赛,所以在成甲总决赛中的成绩不是特别好。但排名在前面的球队因为各种原因,很多都放弃了升入今年的成超联赛,所以我们得到了参加成超的宝贵机会。”

虽然成超只是城市业余足球联赛,但不少球队每年的投入并不算少,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有的“豪门球队”一年的投入甚至可以达到一百多万,而二三十万的年预算放在成超,已经算是比较低的。

拥有16国球员的成都撒哈拉每年的投入是多少呢?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只有5万左右!肖钧友表示:“对我们来说,投入并不是最重要的。从以前打电子科大联赛到今年打成超,都是维持在每年投入5万左右,主要用在服装购置、场地费、饮用水、打友谊赛时请裁判等方面。”肖钧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而每年这5万的投入完全是由他一人承担。他笑言,自己球队肯定是成超“最穷”的队伍。之所以能用较少费用征战成超,是因为所有球员都是义务踢球,没有工资、奖金、津贴等等。每轮比赛,成都撒哈拉的外国球员都是自己乘坐各种交通工具前往赛场,偶尔的聚餐也大多是采用AA制。

今年,成都撒哈拉的球衣上印着著名的“哈雷·戴维森摩托”的标识,不少人误以为他们是“哈雷·戴维森摩托”赞助的胸前广告,感觉相当高大上。肖钧友笑着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其实是我们自己印着玩的,我们目前还没有胸前广告赞助,又觉得如果球衣上一片空白会很难看,所以就选了个好看点标识印上去。”他也表示,将来要是能拉到胸前广告的赞助,球队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了,“不过仅此而已,我们只接受球衣胸前广告、后背广告的赞助,如果要给其他企业冠名的话就算了,主要还是希望我们的足球能够更纯粹一点。”

而成都撒哈拉队中来自刚果的球员皮卡是西南石油大学的一名留学生,他对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在球队没有工资没关系,大家主要是一起追寻足球的乐趣。而且,现在没有赞助商不代表将来也没有!”

管理一支外籍球员超过4/5的球队难度有多大?对此,肖钧友表示主要还是在平衡球员上场时间上,“我们在球队的80多个外国球员中只选拔了30人注册成超,每场比赛只能报名18人,首发上场11人。如果大家在队里都拿工资,那主教练按实力派遣球员上场都是没问题的。我们球队都没有钱拿,如果还踢不上球,可能很多外国球员就没有继续留下来的兴趣了。”

肖钧友说,安排每场比赛的上场球员确实是需要一点智慧的,必须要平衡每个人的出场时间,“我自己也喜欢踢球,但这种情况下我更多还是担任主教练的角色,最多一场比赛上去踢个五分钟左右。”与成都德驰的比赛中,肖钧友在最后时刻甚至换下了表现较为出色的主力门将斯科特,虽然后者下场时有些不太理解,但肖钧友还是坚持换上了一位黑人门将。

成超前两轮,成都撒哈拉客场2比2战平了温江伟峰、主场1比3被卫冕冠军成都德驰逆转。红星新闻记者通过现场发现,成都撒哈拉的外籍球员们身体素质一流,一些核心球员也具备不错的技战术能力,但配合方面显得较为生疏,没有太成型的战术体系,肖钧友对此也感觉较为无奈:“这些外国友人们有个特点,喜欢比赛,不喜欢训练。要组织训练是没多少人愿意来的,所以根本无法组织起日常训练。而且由于疫情的关系,我们有十多名外国球员都滞留在国外,其中有一些主力,特别是有一个可能具备在中国职业球队踢球的实力,所以对我们的实力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影响。”

另外,成都撒哈拉今年也被成超其他球队挖走了两名队员,“因为对方开出了一定的条件,大概是一场比赛几百块钱,就让我们流失了两个水平不错的外国球员。虽然看上去钱不多,但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我们有些球员甚至觉得每场比赛倒贴几百给球队,他们也愿意留在撒哈拉踢球。”

肖钧友说,他也尽可能地争取让大家在义务踢球的同时能有成就感和满足感,“比如,我和外国球员们都认为只有在天然草坪上踢球才是真正的足球。所以这次选择成超主场时,如果用和成都足协有协议的球场赞助商提供的人造草场地,可以全部免费。但我们最后还是选择了使用真草的青羊区体育中心足球场,这让我们今年球场方面的开销就增加了1.6万左右,但这也是外国友人们不拿工资也愿意来参赛的原因之一吧。”

成都撒哈拉已经踏上了成都城市足球联赛的最高赛场,作为球队的创始人,肖钧友对这支球队有着怎样的发展规划?

对此,肖钧友表示:“我一直觉得一个国家的足球要发展,除了青训体系之外,大力发展社会足球也是最重要的。其实我们也是成都社会足球的一部分,只是比较特殊,外国球员居多。社会足球水平普遍提升了,才能提高足球金字塔尖的水平。我当初创建球队时,就是希望通过让这些有实力的外国球员平等地来参与我们的社会足球,让比赛更加国际化,有更多的风格、特色,达到提高成都本地社会足球水平的目的,进而夯实我们业余足球的基础。”

肖钧友说,正是基于这一目的,成都撒哈拉的发展目标也是扎根在本地的社会足球中,“我们不会去想今后发展成为职业球队什么的,这不太现实,但是如果今后中冠、中乙能使用外援的话,我们有球员被中冠、中乙的球队看中,作为外援参加职业联赛,那么我们也会感到骄傲的。”

而今年,成都撒哈拉的目标是在成超中保级,“希望在保级的基础上,能取得更好一点的名次。今年成超水平很高,像以前的职业球员干颖波、陈少钦、毛彪、杨泽志、王林等人现在都活跃在各支成超球队中,跟他们相比,我们这支纯业余球员组成的球队还是有较大的差距。所以,今年我们会很务实,未来如果能吸纳到更多、更好的外国球员加入,再向更高的目标发起冲击。”

16国球员组队征战成超联赛最穷球队的老外们不拿1分钱工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