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心引发蓝色的动力–记“蓝魔”球迷团体(图)

但是,足球所引发的喜怒哀乐,足球所引发的人性冲突,又哪里是简单的黑白二色所能概括和说明的?

近几年,上海足坛出现了一抹蓝色,中国足坛出现了一抹亮色。蓝色,孕育激情,蓝色,意味包容。谁也没有想到,中国足球那“千变万化”的黑白二色,竟然能在蓝色之中,得到一种统一。

我要说的,是上海“蓝魔”球迷组织。他们,都穿着一身蓝色的衣,都有一颗蓝色的心,每一名“蓝魔”球迷,都是上海足球、乃至中国足球进步的一股“蓝动力”。

应瑞奇老先生今年已经76岁了。每次申花队主场比赛时,满头华发的他,都站在“蓝魔”的队伍中间,为申花队呐喊助威。

说起应老先生加入“蓝魔”,还有一则趣事。其实应老先生早在“蓝魔”成立之前,就已经是一个“专业”的球迷了。2000年上海市球迷协会成立专业啦啦队,应老先生在《新民晚报》上看到消息后,就报名参加了。后来“蓝魔”成立,应老先生要报名时,接待人员却有些犹豫:这么大岁数,万一有个闪失谁负责啊?应老先生看出此意,便说:“我的身体很棒,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样好了,我写一份保证书给你们,假如真的有事,也和你们没有关系。”就这样,应老先生成了“蓝魔”的一员。

应老先生家住赤峰路,离虹口足球场不是很远,每次有比赛,他都骑一辆破单车,去为申花加油。按理说,76岁的人还骑单车,这是有一定风险的,不过应老先生却很看得开:“骑车主要是方便!我是性子比较急的人,走路怕耽误看比赛,乘车又太挤,骑单车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方便多了。”

于是每次申花队主场比赛,应老先生就乘着他的“坐骑”赶到虹口足球场,风雨无阻。应老先生说:“‘蓝魔’其他的球迷都很照顾我,每次都让给我最好的位子。而且作为申花的忠实球迷,每场比赛都来为球队加油,这是再正常不过了。”

作为老资格的球迷,应老先生可是“声名远扬”。去年韩日世界杯期间,韩国的一家电视台专门赶过来采访应老先生,并特意为他做了一期节目。不过,世界杯赛上中国队的表现,让应老先生感到失望。“我希望无论是申花队还是国家队,都能兴旺起来。希望能看到申花队再拿一次全国冠军,希望看到中国足球真正地走向世界。”

冯晓甜是华师大建筑装饰专业的学生,作为“蓝魔”的一员,她还有一个特殊的职业——“蓝魔”球迷的“专业化妆师”。

喜欢画画的冯晓甜,是一名老资格的“蓝魔”球迷了。有趣的是她和应老先生一样,当初也是看了报纸上的消息后,而加入“蓝魔”的。由于有彩绘这一特长,冯晓甜当仁不让地当起了“蓝魔”化妆师,每逢重要的比赛,为球迷的脸上、身上画上彩绘。去年申花与中远的第一场“德比”大战,下午一时开始比赛,而冯晓甜愣是从早上9时起一直为球迷画到比赛开始。她说:“加入‘蓝魔’的球迷,大家都要把个人私利放在一边,要更好地为球队加油。”

用冯晓甜的话说,她和其他的“蓝魔”球迷,对申花队有一种“无怨无悔”的喜爱之情。让冯晓甜非常感动的一个场景,发生在去年第二次“德比”大战时,当时申花以0比3输给了中远队,赛后其他观众都早早退场了,但是为申花加油的1500多名“蓝魔”球迷,却在看台上足足呆了40多分钟,以实际行动支持申花。冯晓甜说:“当时的情景真是令我非常感动,‘蓝魔’没有一个球迷离开,也没有因输球而责怪申花,因为这时候申花队最需要的是鼓励。”

去年韩日世界杯期间,冯晓甜受某公司的邀请,前往韩国为范志毅、马明宇等签约球星画彩绘。在中国队第一场比赛开始前,冯晓甜特别激动,她从现场的电子屏幕中,清清楚楚地看到,范志毅捂着胸口的右手手臂上,有她亲手画的彩绘图案。

当时,马明宇、杨晨等球星,也都找到冯晓甜,让她在他们的手臂上画彩绘图案。冯晓甜为马明宇画了一匹奔马,为杨晨画了一个太极图,只可惜,中国队一球未进,冯晓甜精心绘制的这些图案,也没有机会在世界杯赛场上展示出来。

马上就要毕业了,虽然事情很多,不过冯晓甜却依然每场比赛都来为球迷画彩绘、为申花加油。“我对蓝魔、对申花的爱不会变。”她说。

今年的“蓝魔”让人眼睛一亮,因为出现了两老外。而且这两人还特“招摇”,在比赛现场手舞足蹈,简直一刻都停不下来。

他们,是豪尔和汤姆——来自英国利物浦,来自欧文故乡。其实,这两人还算得上是半个“上海人”呢。他们的父亲,早在几年前就来到了上海,现是某公司的首席代表。正是父亲的中国行,才给了兄弟俩来中国的机会。

豪尔和汤姆对中国联赛的第一印象,竟然是“中国球场的气氛真棒,比利物浦的还好!”豪尔说:“我们永远都是利物浦的忠实球迷,但是,在我们那儿,我们必须是坐着看球的,不能站起来,更不能有其他的表达方式。不像‘蓝魔’,我们可以唱,可以跳,可以随心所欲地表达我们对球队的支持。‘蓝魔’组织得很不错,它现在有很多成员,每次看起球来都很带劲。所以,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身为申花‘蓝魔’一员,比利物浦球迷还幸运。”

其实,豪尔和汤姆是两兄弟。豪尔今年23岁;汤姆今年才14岁,但个头却已和哥哥相差无几,甚至比哥哥更结实些。“我之所以这么魁梧,是因为我从小就打橄榄球的缘故。我要成为一名出色的橄榄球运动员。我现在的技术绝对够得上专业水准,只可惜这项运动在中国还没开发,我连个场地都找不到,别说找人陪我玩了。所以,我才选择了足球。”这就是“少年老成”的汤姆,要不是事先知道了他的年龄,还线岁的孩子。

而一旁的豪尔,给人感觉就稳重多了。豪尔很久以前就对中文产生了兴趣,并于去年来到中国,在华师大学习中文,给自己起了个中文名字叫“施好乐”。业余时间,他经常跑去学校的足球场踢球,渐渐地,他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者。

说起加盟“蓝魔”,豪尔觉得不能不提到王栋。很早就加入“蓝魔”的王栋,现是华师大经济专业的硕士生。受这位“蓝魔朋友”的影响,豪尔和他弟弟去看了一场申花队的比赛,那是去年申花队主场对辽宁队的比赛。那一次,留给兄弟俩印象最深的,并不是中国的足球水平,而是蓝魔的热情。“那种震耳欲聋的叫声,那种整齐划一的动作,至今我还记忆犹新。”豪尔回忆着:“我们当时完全被现场的球迷气氛震住了,感觉很好玩!所以我们今年就索性加入了‘蓝魔’。”从此,这两人还成了申花队的铁杆球迷。这个赛季申花队的主场比赛,他们至今一场未落。每到比赛当天,兄弟俩早早穿好了“蓝魔”球衣,等着王栋去叫他们。

但是,看惯了英超的豪尔和汤姆,谈起中国足球的水平时,毫不客气地指出:“速度太慢了!”唯一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申花队的洪都拉斯外援马丁内斯,“他倒不错,有速度,也有技术,是申花的头号杀手。”

才上小学一年级的吴,今年刚满6岁,但球龄已经3年多了。“大概是3年前吧,记得那时他还在上托儿所,嫌看电视没劲,吵着要去现场看比赛。”他的爸爸吴荣发回忆道:“结果比赛第二天,很多报纸上都登了他的照片!”

其实,蓝魔能拥有强强这样的“小不点”球迷,还多亏了有这么一个老爸。强强的爸爸自己也是“蓝魔”的成员。热爱足球、热爱申花的老爸,把自己的喜好“传染”给了儿子。现在,每到申花比赛时,强强就早早地穿上“工作服”,兴奋地盼着比赛的开始。

强强非但爱看球,而且踢得也好。从小就觉得自己儿子有足球天赋的吴爸爸,为此可是煞费苦心。原本一家三口住在宝山区,为此,每次看申花的比赛,还得大老远的花上一两个小时。“真的很不方便,所以我后来索性把房子买在了广中路,离虹口足球场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其实,吴爸爸是早有打算的。为了让儿子能踢出点名堂来,他把强强送进了广灵路小学,那可是所出了名的“明星摇篮”。“培养一下他的兴趣,实在不行,也是锻炼身体嘛!”吴爸爸说道,“不过,他挺争气的,球踢得不错,功课也挺好!”

年纪小小的强强,侃起球来可厉害着呢。“我第一次去现场看球是前年,申花打大连那次,1比0赢了,好开心啊!”

“我喜欢申花队的马丁内斯,因为他经常进球。不过,杜威、孙吉、孙祥也还可以。但我最喜欢的还是曼联的贝克汉姆,他是我的偶像,我以后就要做中国的小贝!”

应老先生是“深蓝”,冯晓甜是“天蓝”,老外球迷是“瓦蓝”,强强是“蔚蓝”。

事实上,蓝色,还有很多种。在“蓝魔”中,热情似火的曹斌,他的绰号是“狼狗”,朋友们都喜欢他看球时活蹦乱跳、一刻都不停歇的性格;奚鸣元,绰号“第十二人”,他梦想成为申花队的主力球员,故自号如此;还有后盾,他现在德国留学,但每次到了申花中远进行“德比”战时,他都要回国加油……

提到“蓝魔”的现在,就不能忽视“蓝魔”球迷协会会长徐峰。成立仅三年多的“蓝魔”组织,目前已经有二千二百多个注册会员。这一切,都让徐峰觉得,有种“寻梦足球”的感觉。昨天晚上,徐峰在电话里,谈到自己过去四年的努力,禁不住声音哽咽了,“不管什么时候,球迷最简单的希望,就是希望球队赢球啊。中国,也许没有一流的足球,但是我相信,中国肯定有一流的球迷!”

蓝色心引发蓝色的动力–记“蓝魔”球迷团体(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Scroll to top